《紅樓夢》是藝術上的探索 非既定風格的重製-導演吳星翔專訪

《紅樓夢》是藝術上的探索 非既定風格的重製-導演吳星翔專訪

Updated: Sep 3, 2018

文|吳佳蓉


台灣本年度最大尺度的同志電影《紅樓夢》,首度在南北半球的《雪梨台灣影展》和《美國休士頓影展》同步舉行世界首映!由JR紀言愷、呂金象、陳彥名等多位鮮肉組成的「12男釵」,大尺度地演繹了台北都會男同志情慾交纏的生活,劇情寫實火辣的程度,讓故事充滿高度的爭議性,也因此《紅樓夢》從開拍前至今,依舊話題不斷。




大尺度風格惹議   電影是『去污名化』的橋梁


由於太過寫實地結合同志題材,且包含了充滿爭議性的毒品及愛滋病等議題,因此在拍攝期間,反而造成很多紅樓店家的排斥,不願出借場地,認為故事會對店面有負面形象的影響。


「我想很多人會支持,是因為他們還沒看過電影。」吳星翔笑著自嘲,表示對於電影《紅樓夢》這樣辛辣的題材,確實有部份族群無法接受,就連同志圈內也是分成兩派意見,一派會認為電影應該呈現同志的光明面,應該多去討論同志婚姻、同志平權、領養小孩等議題;但另一派同志們,確實活在充滿了轟趴、嗑藥、縱慾的世界裡,但卻沒有幾部華語電影,能把這些議題拿出來討論。


吳星翔強調,《紅樓夢》是一種『藝術上的探索』,而非一種既定風格的重製。這部片的初衷,就是希望透過寫實的方式,讓大眾可以認識比較不常接觸到的那一面,而那正是生活在你我周遭的同志世界。「人們因為不瞭解,才把很多事都妖魔化,想得很黑暗。所以我希望電影是一個橋樑,能帶領觀眾認識平常看不到的生活。」


勇於討論愛滋議題 降低歧視和誤解


而對於「愛滋病」這向來充滿爭議的話題,究竟要用什麼樣的觀點去呈現,才不會模糊了焦點呢?吳星翔表示,身為ㄧ個導演,只是負責做客觀的協調,並不會刻意放入主觀的意識,「所以老實說,我並沒有要刻意強調什麼觀點,就讓爭議存在著。」


吳星翔認為,現代社會已處於「後愛滋時期」,愛滋病早已並不如過往污名化,但人們卻仍未能更開放的討論愛滋相關議題,「像是這些疾病是怎麼擴散的、為什麼藥物會不合法?當大家願意放下心防去了解,就可以減少對於這疾病的恐懼。」吳星翔分享道,這些都是真實生活在他周遭人物的經歷,更該深刻地去探討,讓社會有更多的諒解。


如同故事中,兩個有著相同遭遇的人,最後卻選擇以不同的方式,去面對他們的人生,吳星翔認為,導演的工作只是呈現出兩個不同的故事,提供給觀眾去思考,人在面臨疾病時,為何會做出這樣的選擇。「還是會期待觀眾能對於愛滋病患,所承受的身體和精神壓力,能有多一點的理解吧!」吳星翔透露,電影本身並沒有講到對與錯,完全尊重觀眾的自主意識,只希望透過議題的交流和討論,讓歧視有變少的機會!




經典文學《紅樓夢》改編  創造小說與電影的對話


在拍攝第一部劇情長片《紅樓夢》之前,吳星翔曾創作過《公園》和《洗澡》等同志議題的短片,也先後入圍不少國際影展。然而,拍片卻不是吳星翔最初的夢想。


對文字有高度興趣的吳星翔,約在三、四年前開始從事劇本創作,原本立志成為小說家的他,在《紅樓夢》劇本獲得優良劇本獎後,便決定親自將之發展為劇情長片。吳星翔認為影像和文字創作其實有很多共同性,「寫小說需要放入視覺的概念,而電影也需要文本的應對,因此能自在的在兩者間遊走。」此外,也因獲政府大力的支持,以及台灣社會本身的開放,才有機會將《紅樓夢》這樣以同志為題材的劇本,發展成電影長片。


身為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《紅樓夢》,是吳星翔自幼最熱愛的小說。雖然年少時,僅是充滿了對故事的探索與好奇,但經過歲月累積了生命的厚度後,才發覺小說內容的博大精深。吳星翔認為,「紅樓夢至今仍充滿爭議性與未解之謎,是華人古典文學中一股特殊的脈絡文流。」就是因為這樣的特殊性,促使吳星翔啟發創作靈感,將之和台灣同志文化集散地『紅樓』做結合,創造出一個小說與電影對話的作品。


12位鮮肉「男釵」 難道都是”圈內人”?


「這應該是最多觀眾好奇的問題了吧!」吳星翔笑答,其實從一開始選角,是否為圈內人就不是首要考量,畢竟演員都希望保有隱私,而且表演也應該是一個專業,不會因為身份或性向而設限。就像有很多異性戀演同志,也都有很傑出的表現。


「雖然我內心的傾象是全部找異男來演啦!」喜歡挑戰衝突的吳星翔,深刻地明白異性戀男子對於男同志的吸引力,再加上腳本非常大膽前衛,而劇本中的紅樓,又是一個花枝招展的地方,充滿了熱愛把優點展現出來的男同志,「所以若全都找異男來演出,應該會對圈內人更有吸引力吧,哈!」





電影是憑感覺的藝術 要求演員竄改台詞


演員的存在,不只是達到製作團隊的要求而已。吳星翔以為,電影是憑感覺的藝術,是該跟著演員的靈魂走的。製作團隊在現場的工作,只要用心營造好燈光和音樂,之後就把這樣的氛圍留給演員,讓他們可以自由發揮。而身為一個導演的工作,就是在現場做客觀的協調,鼓勵演員們自由地提出不同的意見與想法。


「像是我經常要求演員竄改台詞,」吳星翔深信,人一但開始感到熟悉,很容易就失去感情。像是開拍的第一場戲,吳星翔就要求演員直接來拍吻戲,無預警地讓演員措手不急,「其實那種驚慌失措,才是人最真實的反應。」而就是這樣不按牌理出牌的拍攝手法,才能大膽地刺激演員,激發出最真誠的表演。


像有一場在KTV唱歌的戲碼,可能有人會認為太過吵雜,但其實這樣的熱鬧,就是真實。或許受到跟隨張作驥導演十多年的經驗影響,讓吳星翔也愛上用寫實的手法,去還原熱鬧的群戲,他認為群戲中的場面調度是很迷人的。「可能也因為同志都蠻孤單的吧!所以很喜歡到熱鬧的地方去。」也因此,吳星翔在劇本中,加入不少群戲的場景,不僅還原了同志心中的真實訴求,那自然流動的運鏡,同時也擴張了電影的生命力。


國際影展大放異彩 同志故事無須躲藏


《紅樓夢》獲選為台灣酷兒影展的閉幕片,並將在九月登入香港熊貓影展和華盛頓華語電影節,日前更受到羅馬尼亞同志影展的競賽片邀請,捷報頻頻傳出,讓吳星翔開心地表示:「即使是這麼充滿爭議性的作品,都能受到國際上的認可與鼓勵,讓台灣電影發光,真的感到非常欣慰。」吳星翔深信,現代社會觀眾的接受度,其實比我們想像的高,所以同志的故事不必再有所避諱或躲藏,也不需要再讓人只能充滿猜想。


目前《紅樓夢》已出版成小說販售,未來也不排除朝舞台劇發展。而對於未來的創作,吳星翔期許自己能更多元的發揮,盼有朝一日,能創作一齣以同志為主題的音樂劇,用不同的表演文化,讓人們對同志有更多元層面的認識。



《雪梨台灣影展》安可場次 9/16 3.30pm 《紅樓夢》,購票連結


  • Taiwan Film Festival Facebook
  • Taiwan Film Festival Twitter
  • Taiwan Film Festival Instagram

© 2020 BY Taiwan Film Festival

ABN: 11 231 735 4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