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三十六個故事》追夢,是建構價值觀的過程

Written by Molly


「給我 我想要的生活…」

雷光夏輕輕柔柔的唱著,搭配著慢鏡頭下朵兒愉悅而輕快的操作著咖啡器械,經典的美式咖啡是這部電影的基調,加了一點自由調味變成了台北人最喜歡的拿鐵,再加一點理想調味多了一點甜甜的味道,變成了焦糖瑪其朵,然而你也必須接受咖啡放久了終究會變味的事實,而這時重煮一杯或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……


夢想,是一種理想中的自由


朵兒咖啡館開業了,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咖啡館是朵兒的夢想,咖啡館還在裝修時,朵兒就已經想好了每天的甜點,每個禮拜的每一天都不重複,如果你想吃手指泡芙就必須禮拜三來才行,因為禮拜四會換另外一種。

朵兒夢想中的咖啡館,是客人會為了想吃提拉米蘇而在星期二來到,高朋滿座只因為他的提拉米蘇,但當朵兒有了自己的咖啡館後,卻發覺現實與理想之間巨大的差距而開始感到失落。


夢想說白了其實就是一種理想中的自由,在有限的框架下尋求跳脫框架的可能及契機,但夢想只是一種自由的表現,卻不負責擁有自由之後的一切。

朵兒渴求夢想成真,但又因為害怕夢想成真後不如理想中的美好,而自怨自艾甚至丟失了往前追尋的勇氣;面對這樣的困境,薔兒則試圖為咖啡館建立一個特色-「以物易物」,咖啡館裡的所有東西都可以用交換的,但是不能用買的,不過能不能換、可以用什麼東西換,由她說的算。

從姐妹兩人面對困境的表現,也可以看到這部電影的中心思想,價值觀的不同帶來不同的選擇以及不同的未來,但價值觀並非絕對,它透過生活而建立也透過生活而轉變。


選擇,是價值觀不同的表現


「如果是你,你會選擇賠錢?還是海芋?」

「如果可以選擇,你會把學費拿來唸書?還是環遊世界?」

「在你心裡,最有價值的事情是什麼?」


這部電影,從一開始便不斷的對觀者丟出問題,從一開始的選擇題到後來的開放式問題,其實都是一種選擇,因為人生本來就是由無數個選擇所組成的,而選擇是每個人價值觀不同的表現,不同的人做出不一樣的選擇、迎接不一樣的人生道路。

當店裡的客人用35個不同國家的香皂附上35個故事來參加以物易物時,朵兒的價值觀由此開始轉變:以前,當他面對夢想的實踐以及現實的衝擊,他倔強固執卻也缺乏冒險的自信;後來,他還是在追夢,只是選擇不將現實的種種納入追夢的考量之中,他選擇勇敢冒險、探索未知。


追夢,是建構價值觀的過程


而你是否也正在做選擇?

面對眼前的選擇,你又會怎麼選?你又是否願意承擔選擇後的結果?

「給我 我想要的生活,面對 最坦白的眼眸,前方 是一片晴朗星空,答案 靜靜擁抱我。」

雷光夏的歌聲依舊輕輕的唱著,咖啡店裡吧台邊依然有著誰輕舞著,朵兒咖啡館仍舊飄散出淡淡的咖啡香,台北和往常一樣承載著夢想和失落。

而你或許也和往常一樣正流連於變與不變之間,也許也因為那些變與不變帶來的未知感到害怕,但這一切都是選擇,追尋理想、追求夢想都只是建構價值觀的過程,也都只是一段又一段故事的開端,而你只需要相信故事不會終結,只會延續。


35個故事說完了,第36個故事換你說了。

你準備好了嗎?開始說吧。


《第三十六個故事》線上放映至七月三十日,點閱觀賞